东北的地名起得也太随便了吧

东北的地名就和东北的语言一样,充满了随意性和幽默感。大的地名一般还能保持威严,在小地方的命名上,就处处显出不同了。为了充分感受东北,我们可以先看一下别处。中原,河南,下面这幅图是河南某地的地名,地名起得都很规整,某家村某家村某家村,有种自古以来的感觉。

到了东北,各种坨子一下子就把方言气息烘托出来了:

坨子类

接着逛地图,会发现坨子在辽东沿海一带的出现频率很高啊:

一个孤独的元宝坨子: 

就算在清新的小鹿岛上,也是各种坨子,还有一处坨子大概是因为长得不完整,叫半拉坨子:

从青鱼坨子、豆腐坨不难看出,东北好像不介意以瓜果蔬菜肉禽蛋奶给大地命名。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的。杨树沟只是常规操作:

动植物类

葡萄沟:

小樱桃沟,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是“小”樱桃:

葫芦地:

西葫芦泡…

韭菜坨子:

 韭菜在东北的地图上不止出现了一次,毕竟是饺子神器: 

动物也可以拿来用,狍子圈:

牛心坨镇:

 蚂蚁岛家族:

耗子岛和它的朋友们。小耗子岛向西就是大耗子岛,再向西就是著名的獐子岛,獐子岛上还有一块地方叫鸭子拉屎,也不知道日常生活中会不会说“妈我去趟鸭子拉屎”:

这些地名的起名规律十分天然,大概是这个岛上有獐子,就叫獐子岛;那个岛上有韭菜,所以叫韭菜坨。跟随自然的节奏嘛,很好理解。但至于下面这个烧锅水库和烧锅河..可能是这里有了烧锅之后才想起来要给这里起个名字吧…

其他类

 除了自然的馈赠,东北的地名还饱含了时代的烙印,进步气息十分浓郁,之前网上盛传过这样一张车票,东方红开往太阳升: 

这两个地名确实是存在的,东方红在黑龙江东部:

在黑龙江西边的太阳升:

在东北的其他地方,也可以连片红又专:

喜庆的东北人还特别喜欢在地名中使用“大”字。“大”字在东北话里是一种生活气息很浓郁的副词,比如说刘大脑袋,谢大脚,等等。在地名上,也可以使用,刘大水库,可能这个水库真的很大吧:

大也可以放在文首:

或者还有像这种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很大的地名:

总结下来,东北地名的特点就是直接!非常的直接,有啥说话,绝不磨叽。

免责声明:本文由用户投稿,(图文、音视频)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,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、暗示和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若您的权利被侵害,请联系本站在线客服进行删除。

自由行

看历史,十九、二十世纪之交的东北为什么沦陷得这么快

2022-10-2 17:41:35

自由行

揭秘地道东北美食,为了吃也值得特意去一趟

2022-10-2 17:42:45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